<strike id="hsikd"><bdo id="hsikd"></bdo></strike>

      <li id="hsikd"><acronym id="hsikd"></acronym></li>

        一个女孩被qj后_绝对让你哭,真的太惨了 不顶就别进啦

        前天夜里,我和先生漫步在雨中,享受着爱的甜蜜。  ­


        ­  无意中,发现一个女孩躺在冰凉的水泥地板上,我和先生出于一种同情,把她带回家,可口的饭菜,暖暖的衣服,她却是吃的泪流满面,饭后,她给我们讲了一个让我现在依然心痛的故事.... 

        ­   

        ­  记得那一年秋天,大专没读完的我,便到姐姐的茶社去帮忙。姐妹的苦心经营和热情服务使茶社的生意蒸蒸日上。就在这时候一件意外的事情,改变了我和姐姐的命运…… 

        ­  在一个漆黑的晚上,外出办事的我,在离家只有50米的地方,被一个男人从后面击倒后,拖到一个长满草的地方qb。一切都是那么突然,如的恶梦般的降临。从我们的撕打过程中,我认出他就是我们邻居的儿子良,当我叫出他名子第一个字时,他就用手死死掐住我的脖子,眼睁的很大……。一个弱女子与一个骠悍男人在这种情况下抗挣,如同以卵击石。记不得被他掐死过几次。朦胧中醒来,看到的只是他慌乱穿衣的身影。临走时他又踢了我一脚,看没有动静,他才走了……。等我彻底醒来时,已经听到清洁工扫地的声音。 

        ­  等我拖着两条像杠子一样的腿回的店里,已经是凌晨五点。站在镜子前,我看到的是一个头发零乱、衣服破烂、满身是血的女人。我躲在卫生间里,默默的哭了很长时间,用了快一瓶的沐浴液,感觉自己还是脏的。 

        ­  当天早上,我又一次走到那片草丛,还意外的捡到一只男鞋。回到店内,我沉默了很久,很久,心里乱如麻。 

        ­  报案!报案!报案!马良他本身就是一个保外就医的犯人。逮住他,也最多不过加上十年。我呢?会被世俗的唾沫星子埋了,会被别人戳穿脊梁骨,还会在未来丈夫失去做女人的尊严,更会被爹娘赶出家门。茶社呢?是否会因此而倒闭?顾虑重重,正是由于我的懦弱,才把我带进了本不该延续悲剧当中。 

        ­  一个星期以后,我频频接到马良的威胁电话,茶社窗也隔三差五被别人半夜投砖打碎,不得已,姐姐加了防护网。 

        ­  例假从为就不太正常的我,两个月未来也没放在心上。日渐消瘦的我,身子却越来越胖。肚子上有一个像馒头般大小的硬疙瘩。我偷偷的到医院做了检查,结果差一点没让我晕过去——我怀孕了。经过一场撕心裂肺的痛哭之后,我决心要做掉这个孩子。在大医院里只因为家长在病例卡上签字,没有做成。当我刚刚躺到一个都市乡村小诊所的床上时,马良就出现了,他说:“老子这杆枪就是好使,我跟了你两个多月了。”他话还没说完,我就昏死了过去。 

        ­  等我醒来时,已经是躺在茶社二楼的床上。姐姐两眼已经哭的通红,马良的家人全部到场,或坐或站,有说有笑。怀着一腔仇恨,我一跃而起,抓起一把椅子就向马良头上砸去,从二楼打到一楼,又从屋内打到大街上。马良的母亲像疯狗一般上窜下跳,对我恶语相伤。说我****他儿子;说我怀了野种硬往他儿子头上安;说我是女狗不浪,公狗不上的婊子;说茶馆生意好是我们姐妹卖笑的结果……。我和姐姐抱头痛哭,万般无奈的我,拨开人群向疾驰的汽车撞去……。 

        ­求死不成,当天晚上便被送回了老家。 

        ­  脱光衣服,跪到方砖,在祖堂前,我受到家人的责骂更不用说,有人拿出家药让我要我当场喝下;有人要把我拉出去活埋;有人对着我乱踢……。我欲哭无泪,向家人如实讲述事情的前因后果,此时却没有一个人相信。 

          此时的我决心打胎并要上告,而家人却为家庭声誉为由断然不同意。母亲托人和马家协商,只要办证便让把人拉走,像拉锯战一样,谈了整整四十天。四十天里,我被关在一间小屋里,门被反锁着,吃喝拉撒睡,均在这里面。四十天没梳过头,四十天没洗过脸,四十天家人没用正眼看过我一下。四十天充溺在耳边的只有不休止的责骂声。记得我被关的第四十天的下午,一脸不乐的母亲把拖到车上,拉到一个很偏僻的村级诊所做引产手术。一间五六平方的小屋子里,一张老式木床上只放着一张凉席,床头上堆着一大堆旧棉花。一个中年女人,她手里揣着个大瓷盆,里放着好几个一尺多少的钳子,一大块浸湿的棉花。她命我躺下,把我的裤子一撕到地,母亲用手指指着我的脸说道:“医生让你干啥你干啥!”说完便走了出去。医生在我身上按、掐、掏、拍,折腾了半天后,说了一句:“月份太大,做不了”。万般无奈的母亲只好打电话让马家来人,把我拉走。  ­


        走进马家,如同走进地狱。马家以怕计生办突击检查为由,把我关在城郊一个很小的院子里,长期将门反锁。  ­


        ­  马良的家人想以此机会盘下茶馆,却想分文不出。对我先是好言相劝,而后恶语相交。马良的父亲更是天天喝醉,躺在床上赶都赶不走。看着大块肥肉就是吃不到,马良和他的家人可谓是费尽心机。先是不让看电视、听广播,而后又不让看书,后到来连饭也不按时送。到最后改成一天送一次,一顿热,两餐凉,饿不死,撑不着。渴了自己压口水喝,饿了吃一口像皮条一样的油条。衣服脏了,跪在地上自己洗洗。由于怕掉到厕所里,就在厕所旁边栽了一根棍子,天天顺杆爬。马良和他的家人以种种理由不给我买一件能穿的衣服,月份大了,无衣穿,屋里屋外,常常披着床单,我戏称自己是玛丽亚在世。这便是我的生活。 

        ­  和马良一起生活的日子里,我受尽了性的折磨。 

        ­  姐姐常来看我,由于门被锁着,每一次我和姐姐都是隔着门泪眼相望。常常跪在地上,拉着姐姐的手,不忍让她离去。姐姐经常把成包的煮好的鸡蛋隔墙扔过来。每一只鸡蛋不是姐姐的一片心呢!姐姐劝我说,千不为,万不为,为了孩子也要活下去。爹娘一次也不来看望我。

        ­马良一心想霸占茶馆,用计不成,便对我拳脚相交。记的有一次,马良说了半天我了不理他,气急败坏的马良抓住我的头发就是床上磕,而后又骑在我的身上,两只大手左右夹击。他是越打越凶,从床拉到地下,抓着我一缕头发,拖着像笨熊一样的我,在屋子里转了一圈又一圈。掉皮掉肉更是不用说,全身上下没有一块好地方。随后他又在我肚子上踢了一脚,嘴里还不骂道:“老子看上你就是为钱,没钱,老子要你!老子要他!老子要你!老子要他!……”。 

        ­  这一次被打后,我躺了七天没能下床。孩子也是被打后没多久出生了。 

        ­  孩子的出生,让我在鬼门关度了一圈。马家因怕大医院花钱多,把我拉到一个乡村诊所。他们坚持只要孩子不管大人,至于孩子是不是他们家的,要等做了DNA检查后再说,孩子出生钱,他们一分也不出。在我住院的三天里,马良的父亲喝了酒躺在产房的地上,拉都拉不走;马良的母亲则盘在腿,坐在床和我吵了;马良的姐妹,则站在一边一言不发。三天没见马良的影子。母亲是我住院的第三天早晨来的,相处了将尽一天,母亲却没理我一句。 

        ­  在我住院的第三天的下午,医生含着泪对我说:“孩子,天底下难找这样的父母,催生针打了三天了,羊水也破了,阿姨我是没一点法了。要不,马上去大医院,要不你想吃啥,你就吃点吧。”哭了几个月的我,此时的脸上现出了一丝笑容。香蕉吃了六斤,鸡蛋十八个,香蕉皮就装了满满一桶。医生含着泪把我扶起来,我亲手拔掉了针。 

        ­  下午三点十五分时,医生把我抬上产床,说是死马当成活马医。医生让所有的人离开,马良的母亲赖在床上就是不起。五点半的时候,我开始生产,医生说痛的实在受不了,你就用咬条毛巾,我摇摇头说:“阿姨,我自作自受啊。”生孩子,对于别的女人来说,可能是她一生最为炫耀的事情,但对于我,却是一种耻辱。孩子生下来了,我没掉一滴泪,没出一声,一股股鲜血顺着我的脖子向下流,我知道,我把自己的下唇咬下来了。躺在产床上的我,侧头看了一眼躺在马良母亲面前的孩了,全身通红,头侧上一边,缠着一身脏东西。(这辈子,我也就记下了这一眼,其它的对于她的回忆,我再也想不起)。 

          我不知道是如何下的产床,以后又发生了什么,等我醒来时,孩子没了,人全走了。母亲也只是在后来回忆说,当时我产后,马良的母亲走到外面对她说:“你女儿下身没破,不知生过几个。”母亲说她看走了眼,把我送进了狼窝,所以没脸再看我一眼,转身就走了。医院的阿姨给了我一包回奶药,又给我打了好多说是防疯、防感染的针。马良在天黑很晚才出现,我并不想问他什么,他却主动对我说:“我妈不出钱,我到赌场呆了三天,想赢点钱,可手气不好……。” ­


        亲戚朋友远离我,把我当成了一个婊子,谁也不愿收留我。租的小院也被收了回去,万般无奈回了马良的家。  ­


        ­  嘴肿的吃不下东西,只能喝些糖水之类的。身子十多天都不干净,走不了几步,不由自主的就倒了。孩子过十二天时,我母亲给孩子做了两件衣服,丢下二百元钱。马家人感觉礼太轻,说瞧不起他们,母亲走后,马家人就把红糖小米饭停了。 

        ­  不给吃的也就罢了!更可气的是马良在孩子出生刚刚十四天的时候就想非礼我,我苦苦挣扎,马良的父亲就站在离我住的房间不到十米远的地方,他却装作什么也没听到。万般无奈,我只好以摔死孩子为由,又哭又闹,才逃过一劫。思来想去,做牢也不过如此。 

        ­  在孩子十四天的时候,看着他的家里没人,我悄悄抱上女儿逃跑,最后还是被他们的逮住。孩子十八天的时候也跑了一次,都没有成功。 

        ­  孩子二十八天的时候,马良因赌博被抓,马良的家人四处找人说情。 

        ­  我病了二十多天,马良的家人总是没钱为由,一分钱的药也不买,他儿子进去不到半天的时间,就筹集到了上万元。不知从哪里打听到我小叔的战友是刑警队的大队长,让我找小叔去求个人情,马良的母亲对我说:“看在孩子的份上,出了满月,带上孩子你想去哪就去哪,他出来任你扇,任你打。”马良的母亲在家里捡了半天,也没找到一件我能穿的衣服,最后马良的母亲就用一块红色的床单包在我身上,让我躺在三轮车箱内。我在叔叔的公司门口见到了他,叔叔哭了,狠狠的骂了我,说我已经是人不像人,鬼不像鬼,还管他如何。 

        ­  不管心里多难受,叔叔还是让马良的家人交了罚款,人下午就放了出来。回到家后的马良在我的床前长跪不起,向我作了一千个一万个保证,你想我会相信他吗?不可能,永远不可能。 

        ­  六月十三日那天的下午,我披着一床旧毛毯,撇下我的女儿,独自一人离开了这个家。 

        ­  姐姐准备把茶馆盘给别人,离开这个地方。 

        ­  我独立一人回到老家后,家里的亲人均不让进门,在离家一里远的野地里,用两根木棍支了个篷,放了张旧床,说是我未出大满月,让我在地里看庄稼。烈日暴晒下,身上的好多块地方都烂了,痛的受不了时,就抓把干土按按,成群的绿头苍蝇围着我转。在家里实在过不下去,就到同学家中寄住。有一次在同学家中,皮肤感染,高烧不退,我有时一天昏过去几次,全家老小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,四处为我求医问药,同学的弟弟,每天睡前非要摸摸我的头不烧了,他才肯去睡。同学的家人,把四张床并在一起,全家人守着我。同学的外公80多岁,徒步跑了很远,为我求得一张和退烧药方。我在同学家里呆了一年多,家里人从没有人打听过我的消息。 

        ­  身体痊愈后,在同学的帮助下,我来到**市打工。工作三月,遇到个黑老板,工资不给不说,还扣了我的身份证。虽说最后身份证是要了回来,可我已分无分文。没办法,才沦落成今天这个样子。 

        ­  我不怨天不怨地,只恨自己。从此后,我便不再说话。 

          我只能用笔写出我的故事,不是想用我的隐私换取稿费,也不是想换取你的同情。如果有那么一天,你看到一个浪流的女人站在你的屋檐下,请你不要打她,不要骂她,借给她一寸土地,让她挡挡风寒,我在这里谢谢了 ­



        ­

        第1种:看完了我的帖子回帖了的人.......这种人,爱情顺利,事业顺心,家庭和睦,福如东海.寿比南山,一生开心~ ­


        当然了。.这种人也都宽宏大量....不会介意回个小小的帖子了...开心无价嘛~~ ­

        第2种:看完了我的帖子没有感动的人:........这种、人........................啥也别说了..............没的说了~~ ­

        更多精彩日志关注韩亚金QQ:415273898

        生活日记网 用日记记录生活中的点点滴滴,等老了,我们一起来把它回味

        所有回复(2377)
        生活网友 发表于 2011-10-13 13:16:59    1楼回复
        太感人了!
        生活网友 发表于 2014-08-15 04:58:23回复
        回复 生活网友:就是太感人了 我都哭了
        人之常情 发表于 2015-01-11 10:53:57回复
        回复 生活网友:真感人,那个马家真损 不要脸
        生活网友 发表于 2015-08-15 09:31:48回复
        回复 生活网友:真感人
        生活网友 发表于 2015-08-24 22:45:36回复
        回复 生活网友:这女孩太可怜了
        生活网友 发表于 2015-09-07 15:34:20回复
        回复 生活网友好感人,我都哭了
        生活网友 发表于 2015-09-07 15:34:25回复
        回复 生活网友好感人,我都哭了
        無雙 发表于 2011-10-13 15:05:09    2楼回复
        为何这们对女孩呢!可恶
        生活网友 发表于 2011-10-13 15:22:28    3楼回复
        哎····
        生活网友 发表于 2011-10-13 16:14:45    4楼回复
        那个马良简直不是人,是畜生!
        生活网友 发表于 2014-12-07 14:43:13回复
        回复 生活网友:讷讷呢
        生活网友 发表于 2015-01-04 20:30:01回复
        回复 生活网友:赞同!
        生活网友 发表于 2015-08-14 10:18:51回复
        回复 生活网友:碍~说畜生太侮辱畜生了。。这种人真么会出现在这个世界呢
        生活网友 发表于 2011-10-13 16:31:01    5楼回复
        还是人吗?
        生活网友 发表于 2011-10-13 18:12:00    6楼回复
        如果,大家多一份理解,多一份同情,再多一份法律意识,事情就不是这样了!!
        只求一份安稳 发表于 2011-10-13 18:47:15    7楼回复
        哎 世界上还真有这种人 再此听到这样的故事 让我想起我的第一次...
        生活网友 发表于 2011-10-13 19:20:07    8楼回复
        生活网友 发表于 2011-10-13 19:44:01    9楼回复
        哎。这世道。。。。。。
        生活网友 发表于 2014-12-07 14:44:40回复
        回复 生活网友:哎。这世道。。。。。。无语了,马良就tm不是人。。。
        生活网友 发表于 2011-10-13 19:52:55    10楼回复
        看到你的遭遇,让我想到自己的第一次......,祝福天下女人一生幸幸福福,学会照顾自己。
        生活网友 发表于 2011-10-13 20:09:50    11楼回复
        可怜
        生活网友 发表于 2011-10-13 20:53:15    12楼回复
        太惨了
        生活网友 发表于 2011-10-13 21:19:56    13楼回复
        当今社会还有这样的人存在吗?杀
        生活网友 发表于 2014-07-17 17:02:00回复
        回复 生活网友:那个马良真他妈的就是王八蛋,他该死,
        生活网友 发表于 2011-10-13 21:23:42    14楼回复
        不是人所为,没心没肺,道德败坏.....不是三言两语能说的,
        雨巷 发表于 2011-10-13 21:25:23    15楼回复
        不敢相信这是真的,但现实无法更改,不忍惨睹
        生活网友 发表于 2015-01-13 22:56:39回复
        回复 雨巷:黄黄的
        我想说两句(您的回复是对作者莫大的支持!)
        江苏快3app

        <strike id="hsikd"><bdo id="hsikd"></bdo></strike>

            <li id="hsikd"><acronym id="hsikd"></acronym></li>
              柳州 | 宁夏银川 | 河源 | 武安 | 常德 | 湖北武汉 | 黔东南 | 三沙 | 南充 | 黄山 | 吉安 | 广饶 | 百色 | 贵州贵阳 | 赵县 | 靖江 | 昆山 | 新泰 | 新沂 | 松原 | 东阳 | 攀枝花 | 海门 | 阿坝 | 承德 | 慈溪 | 宁波 | 广饶 | 钦州 | 昭通 | 宝鸡 | 张掖 | 济南 | 阜新 | 邳州 | 潮州 | 海北 | 台北 | 海西 | 榆林 | 内江 | 乐山 | 凉山 | 渭南 | 天门 | 温岭 | 武夷山 | 泰兴 | 苍南 | 博罗 | 来宾 | 雄安新区 | 定安 | 宁德 | 河源 | 陕西西安 | 石狮 | 日照 | 武夷山 | 扬中 | 甘南 | 柳州 | 汕头 | 文山 | 驻马店 | 黄南 | 杞县 | 邹平 | 周口 | 惠州 | 铁岭 | 保定 | 咸宁 | 达州 | 文山 | 九江 | 遵义 | 广安 | 赣州 | 晋城 | 宝应县 | 龙口 | 汉川 | 安庆 | 甘肃兰州 | 湖南长沙 | 伊春 | 长垣 | 酒泉 | 鹰潭 | 顺德 | 肇庆 | 眉山 | 荆门 | 广汉 | 宿迁 | 白沙 | 通化 | 偃师 | 邹城 | 上饶 | 项城 | 景德镇 | 大庆 | 中山 | 淮北 | 湘潭 | 包头 | 山西太原 | 怒江 | 新余 | 吉林长春 | 东阳 | 广州 | 台北 | 北海 | 安阳 | 馆陶 | 日喀则 | 遵义 | 喀什 | 乐清 | 揭阳 | 醴陵 | 惠州 | 芜湖 | 公主岭 | 亳州 | 德清 | 通化 | 吉林 | 宁夏银川 | 松原 | 德宏 | 宁德 | 安庆 | 海门 | 牡丹江 | 昌都 | 湖北武汉 | 锡林郭勒 | 大丰 | 保亭 | 鄢陵 | 保定 | 昆山 | 毕节 | 改则 | 改则 | 眉山 | 鸡西 | 锦州 | 贵港 | 丹阳 | 牡丹江 | 鄢陵 | 深圳 | 南安 | 惠东 | 衢州 | 青州 | 正定 | 武威 | 林芝 | 临汾 | 安徽合肥 | 象山 | 菏泽 | 西双版纳 | 咸宁 | 滁州 | 安阳 | 景德镇 | 周口 | 大庆 | 崇左 | 中山 | 乐山 | 迁安市 | 宜春 | 宝应县 | 瑞安 | 宁德 | 海南海口 | 九江 | 仁寿 | 新泰 | 衡水 | 荆州 | 嘉善 | 遵义 | 湘潭 | 南充 | 浙江杭州 | 博尔塔拉 | 任丘 | 常州 | 山南 | 北海 | 杞县 | 西双版纳 | 宁国 | 喀什 | 鸡西 | 贺州 | 金昌 | 朝阳 | 莒县 | 舟山 | 淮安 | 克拉玛依 | 菏泽 | 十堰 | 聊城 | 曹县 | 海西 | 吉林长春 | 铜仁 | 定西 | 商丘 | 商丘 | 沭阳 | 乌兰察布 | 宣城 | 佳木斯 | 定州 | 文昌 | 甘肃兰州 | 顺德 | 阳泉 | 吴忠 | 公主岭 | 晋中 | 济南 | 肇庆 | 崇左 | 四平 | 株洲 | 涿州 | 博尔塔拉 | 锡林郭勒 | 延边 | 临沂 | 安吉 | 沛县 | 柳州 | 香港香港 | 内蒙古呼和浩特 | 贵州贵阳 | 景德镇 | 雅安 | 顺德 | 台中 | 兴化 | 陕西西安 | 蓬莱 | 安顺 | 泉州 | 黄冈 | 改则 | 邹城 | 南平 | 崇左 | 桓台 | 白城 | 锦州 | 沭阳 | 郴州 | 昭通 | 三明 | 阳泉 | 新疆乌鲁木齐 | 宜都 | 海拉尔 | 南通 | 白城 | 河池 | 湖南长沙 | 泰安 | 三明 | 大丰 | 泗阳 | 和田 | 贵州贵阳 | 黄冈 | 清远 | 塔城 | 台州 | 金坛 | 盐城 | 包头 | 三门峡 | 定西 | 云南昆明 | 辽阳 | 咸阳 | 禹州 | 洛阳 | 安吉 | 咸阳 | 雅安 | 海东 | 廊坊 | 襄阳 | 广西南宁 | 甘南 | 安岳 | 单县 | 佛山 | 庆阳 | 云浮 | 贵州贵阳 | 惠州 | 泸州 | 克拉玛依 | 晋中 | 慈溪 | 海丰 | 荣成 | 眉山 | 燕郊 | 渭南 | 铜川 | 汕尾 | 本溪 | 贵州贵阳 | 石狮 | 呼伦贝尔 | 莒县 | 临汾 | 惠州 | 鄂尔多斯 | 石嘴山 | 文山 | 莒县 | 河源 | 百色 | 石嘴山 | 自贡 | 邳州 | 广安 | 遵义 | 邢台 | 青海西宁 | 青州 | 昌都 | 威海 | 芜湖 | 海北 | 锡林郭勒 | 抚顺 | 昌都 | 吕梁 | 绵阳 | 新乡 | 淮安 | 西藏拉萨 | 营口 | 德阳 | 贵州贵阳 | 内蒙古呼和浩特 | 佛山 | 济南 | 沛县 | 朔州 | 伊春 | 宿迁 | 南京 | 汉中 | 怀化 | 邳州 | 漯河 | 垦利 | 洛阳 | 杞县 | 通辽 | 攀枝花 | 扬中 | 通辽 | 丽江 | 改则 | 湘西 | 嘉峪关 | 泰安 | 枣庄 | 临海 | 澳门澳门 | 鹤岗 | 仁寿 | 南京 | 赵县 | 漯河 | 梧州 | 南充 | 启东 | 南京 | 汉川 | 孝感 | 普洱 | 新沂 | 嘉善 | 锡林郭勒 | 芜湖 | 海南 | 克拉玛依 | 安岳 | 三亚 | 防城港 | 黄南 | 武安 | 台南 | 永新 | 海南海口 | 淮安 | 连云港 | 株洲 | 汕尾 | 鄂尔多斯 | 咸宁 | 洛阳 | 乌兰察布 | 巴彦淖尔市 | 诸暨 | 阿勒泰 | 马鞍山 | 深圳 | 神农架 | 日土 | 包头 | 兴化 | 宣城 | 连云港 | 蓬莱 | 宁波 | 燕郊 | 滕州 | 神农架 | 泸州 | 曹县 | 台北 | 遵义 | 汝州 | 芜湖 | 广安 | 茂名 | 余姚 | 赣州 | 兴安盟 | 河南郑州 | 海拉尔 | 镇江 | 渭南 | 宝鸡 | 乳山 | 天水 | 镇江 | 黑河 | 哈密 | 清徐 | 宜都 | 禹州 | 枣庄 | 锦州 | 保山 | 周口 | 甘孜 | 白山 | 云浮 | 三沙 | 海宁 | 韶关 | 青海西宁 | 塔城 | 姜堰 | 崇左 | 安阳 | 阜新 | 林芝 | 绍兴 | 衡水 | 咸阳 | 吉林 | 泰兴 | 沛县 | 沛县 | 贺州 | 滨州 | 中山 | 三门峡 | 海南 | 张北 | 宁德 | 鹰潭 | 黄山 | 西藏拉萨 | 佳木斯 | 德清 | 金华 | 珠海 | 益阳 | 昌都 | 芜湖 | 陇南 | 铁岭 | 镇江 | 东莞 | 巴彦淖尔市 | 嘉兴 | 蚌埠 | 神木 | 乐山 | 渭南 | 台湾台湾 | 漯河 | 乐清 | 孝感 | 宣城 | 三亚 | 清徐 | 嘉峪关 | 绵阳 | 乌兰察布 | 宜昌 | 铜陵 | 周口 | 苍南 | 宿州 | 漳州 | 雅安 | 苍南 | 佳木斯 | 荣成 | 改则 | 沧州 | 温岭 | 徐州 | 遂宁 | 铁岭 | 景德镇 | 仙桃 | 江门 | 嘉兴 | 金华 | 长兴 | 慈溪 | 海北 | 垦利 | 偃师 | 阳春 | 丹东 | 神农架 | 博尔塔拉 | 衡水 | 海丰 | 莒县 | 吉安 | 琼中 | 萍乡 | 景德镇 | 山南 | 乐平 | 潮州 | 玉树 | 韶关 | 天水 | 义乌 | 云浮 | 章丘 | 铜仁 | 简阳 | 克孜勒苏 | 德阳 | 黑河 | 黄山 | 荣成 | 天水 | 阿勒泰 | 六盘水 | 黄山 | 鄢陵 | 鹤壁 | 瑞安 | 永州 | 阜阳 | 眉山 | 遵义 | 桐乡 | 乐山 | 阿拉尔 | 淮南 | 宁波 | 南阳 | 邢台 | 许昌 | 高密 | 荆门 | 禹州 | 许昌 | 迁安市 | 龙岩 | 雄安新区 | 吉林长春 | 南阳 | 齐齐哈尔 | 衡水 | 云南昆明 | 南平 | 江苏苏州 | 驻马店 | 东营 | 黄冈 | 浙江杭州 | 五指山 | 临汾 | 三亚 | 瓦房店 | 青州 | 佛山 | 大兴安岭 | 潮州 | 澄迈 | 赵县 | 山东青岛 | 东营 | 佛山 | 伊犁 | 安吉 | 大同 | 迪庆 | 黄石 | 赣州 | 河池 | 曹县 | 三亚 | 大连 | 临沧 | 舟山 | 晋城 | 肥城 | 红河 | 大同 | 醴陵 | 临沧 | 鄂州 | 杞县 | 瑞安 | 武威 | 文山 | 嘉兴 | 临沧 | 醴陵 | 张掖 | 资阳 | 余姚 | 克孜勒苏 | 章丘 | 东营 | 东阳 | 广西南宁 | 佛山 | 内江 | 南充 | 和田 | 鄂州 | 宜宾 | 正定 | 陕西西安 | 神农架 | 金坛 | 安康 | 安徽合肥 | 安徽合肥 | 石嘴山 | 百色 | 鄂州 | 锡林郭勒 | 邢台 | 昭通 | 陇南 | 日土 | 惠州 | 娄底 | 延安 | 安庆 | 武安 | 宁德 | 石嘴山 | 黄山 | 梧州 | 保定 | 漳州 | 张家口 | 任丘 | 慈溪 | 崇左 | 南通 | 江西南昌 | 新乡 | 永州 | 钦州 | 承德 | 咸阳 | 建湖 | 曲靖 | 万宁 | 伊春 | 仁怀 | 安岳 | 温州 | 东营 | 揭阳 | 台中 | 东方 | 南充 | 黔西南 | 台湾台湾 | 杞县 | 牡丹江 | 云南昆明 | 咸阳 | 普洱 | 玉林 | 阿里 | 禹州 | 黄南 | 潜江 | 泸州 | 甘孜 | 灌云 | 福建福州 | 七台河 | 四川成都 | 安吉 | 兴化 | 三门峡 | 瑞安 | 三沙 | 钦州 | 醴陵 | 果洛 | 阳春 | 巢湖 | 果洛 | 湖南长沙 | 盐城 | 连云港 | 信阳 | 顺德 | 临海 | 吐鲁番 | 宣城 | 宁国 | 威海 | 玉溪 | 阜新 | 榆林 | 兴安盟 | 惠州 | 昭通 | 珠海 | 潮州 | 海门 | 辽阳 | 阿拉尔 | 偃师 | 中卫 | 清远 | 赵县 | 临夏 | 台州 | 汝州 | 长垣 | 辽阳 | 江苏苏州 | 汝州 | 武威 | 恩施 | 乌海 | 庄河 | 龙岩 | 上饶 | 毕节 | 黑河 | 衡水 | 台中 | 德清 | 黄南 | 鄢陵 | 哈密 | 南平 | 黔西南 | 海西 | 昌吉 | 常州 | 阜阳 | 大庆 | 杞县 | 肥城 | 盘锦 | 抚顺 | 清徐 | 长垣 | 永新 | 琼中 | 沭阳 | 沛县 | 郴州 | 大连 | 通辽 | 克孜勒苏 | 白山 | 义乌 | 景德镇 | 灌南 | 百色 | 江西南昌 | 绍兴 | 邯郸 | 海北 | 广饶 | 河北石家庄 | 屯昌 | 云浮 | 忻州 | 遂宁 | 辽阳 | 正定 | 仁怀 | 葫芦岛 | 和田 | 新疆乌鲁木齐 | 瓦房店 | 万宁 | 铁岭 | 鸡西 | 临夏 | 黑河 | 东海 | 诸城 | 贺州 | 定安 | 濮阳 | 佛山 | 吴忠 | 乌兰察布 | 商洛 | 五指山 | 乌海 | 聊城 | 荆州 | 招远 | 日照 | 邯郸 | 阜阳 | 孝感 | 渭南 | 天长 | 池州 | 神木 | 玉林 | 桂林 | 馆陶 | 香港香港 | 仁怀 | 泰安 | 吐鲁番 | 阿勒泰 | 溧阳 | 义乌 | 琼中 | 临夏 | 大连 | 攀枝花 | 广元 | 灌南 | 洛阳 | 燕郊 | 汝州 | 昌吉 | 广元 | 泗洪 | 湖北武汉 | 延边 | 铜仁 | 保亭 | 燕郊 | 三明 | 达州 | 商丘 | 惠州 | 延安 | 济南 | 蓬莱 | 安庆 | 廊坊 | 柳州 | 海拉尔 | 晋中 | 驻马店 | 江门 | 酒泉 | 陕西西安 | 三亚 | 万宁 | 常州 | 博尔塔拉 | 杞县 | 肥城 | 泰安 | 辽源 | 毕节 | 大庆 | 枣庄 | 黔东南 | 蚌埠 | 保定 | 绵阳 | 兴安盟 | 玉树 | 天门 | 衡水 | 沛县 | 项城 | 济源 | 景德镇 | 漳州 | 深圳 | 蚌埠 | 烟台 | 山南 | 清远 | 山南 | 三明 | 包头 | 海门 | 威海 | 兴安盟 | 克拉玛依 | 荆门 | 三亚 | 仁寿 | 平顶山 | 三沙 | 本溪 | 山西太原 | 天长 | 佳木斯 | 邢台 | 七台河 | 博罗 | 库尔勒 | 东海 | 库尔勒 | 怀化 | 内蒙古呼和浩特 | 简阳 | 天水 | 毕节 | 南阳 | 衡水 | 苍南 | 鹤壁 | 日喀则 | 眉山 | 商丘 | 灌南 | 温州 | 石河子 | 湖州 | 灌云 | 绵阳 | 荆州 | 克孜勒苏 | 锦州 | 鹤壁 | 怒江 | 长垣 | 锡林郭勒 | 灌云 | 毕节 | 泰兴 | 抚州 | 荣成 | 宜宾 | 昭通 | 昌吉 | 揭阳 | 贺州 | 三门峡 | 海安 | 仙桃 | 江西南昌 | 汕尾 | 衢州 | 建湖 | 图木舒克 | 南充 | 寿光 | 云浮 | 濮阳 | 安康 | 哈密 | 保定 | 仁寿 | 黔西南 | 丽江 | 汉川 | 包头 | 蓬莱 | 长葛 | 滕州 | 南平 | 昌都 | 韶关 | 宿州 | 宁波 | 湘西 | 汉中 | 张掖 | 江门 | 鹤壁 | 锡林郭勒 | 博尔塔拉 | 茂名 | 常德 | 安康 | 金昌 | 山南 | 白城 | 武安 | 湖州 | 盘锦 | 武夷山 | 庄河 | 乐平 | 延安 | 梧州 | 淮南 | 泰州 | 肥城 | 吐鲁番 | 德阳 | 建湖 | 柳州 | 锡林郭勒 | 衡阳 | 韶关 | 聊城 | 伊犁 | 黑河 | 哈密 | 曹县 | 桓台 | 任丘 | 株洲 | 怀化 | 临汾 | 海南海口 | 仙桃 | 高雄 | 张掖 | 防城港 | 广西南宁 | 固原 | 内蒙古呼和浩特 | 锦州 | 赣州 | 明港 | 玉树 | 衡阳 | 济南 | 伊犁 | 广西南宁 | 南通 | 七台河 | 定安 | 安康 | 海南海口 | 衡水 | 宁夏银川 |